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全国

数据

旗下栏目: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

冷水滩区法院副院长参与非法强拆

来源:滨州新闻网 作者:老曹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22
摘要:红网,百姓呼声,冷水滩区法院副院长参与非法强拆

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政府掠夺式征收纪实系列之七十

冷水滩区法院潘长文参与冷水滩区政府的非法强拆

潘长文是谁?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的副院长,主管行政庭工作。

2018年5月底,冷水滩区桂砺锋区长以掩袭的方式强拆了我住于京华中学宿舍区的合法财产。

妻子张腊梅气愤不过,只身来到各级司法部门讨说法。在冷水滩区法院,她见到了签署强拆我的房产的行政裁定卞凌峰法官,面对张腊梅的质问,卞凌峰脱口而出:“是区政府要我判的。”妻子并不惊讶,早在我们的意料之中。

接着,张腊梅见到了副院长潘长文,潘院长一听到问是周小电的案子,脸色大变,情绪非常激动,大叫起来:“周小电的案子,那是铁板上钉钉子,铁定了的,不要想翻案。”跟我一样懂法律的张腊梅,本想与潘院长理论几句,无奈鸡同鸭讲,只得作罢。

妻子回到家里,把在冷水滩区法院的经历、特别是潘长文激动的情绪,一一说给我听,她的意思是告诉我维权很艰难,要我有心理准备。我一边听,一边想着潘院长的情绪,我与他从未交往,又不认识,前世无仇,近世无冤,怎么当着当事人的家属说出这样不近人情的话?即使裁定十分正确,我的房屋活该被拆,潘院长见了家属,也该有一点恻隐之心,即使没有,装也装出一点同情心,说几句安慰安慰家属的假话、大话、空话,这又不花潘院长什么钱,又显得潘院长很有素质,真正的惠而不费。任谁都乐意为之,而潘院长偏偏不为?

这个疑问,一直横亘在我的心头,久久不能释怀。

2018年10月5日,强拆过后的第129天,我提笔写《终于撕下了“和谐征收”的面纱》,翻检当时拍的一些照片,发现现场有一个身穿红衣的前秃男子,一个工作人员谄媚地替他戴上红袖套,我想,这人可能是个头目,应该把他写进文章,但他是谁呢?

好在现在网络发达,我通过微信把照片发出去,几经周折,终于知道了,冷水滩区人民法院的潘长文副院长。

原来是他,果然不出所料,原来与桂区长是一伙的,是指挥强拆我的合法房屋的人员之一。

心中的疑团随之冰释,我与拆我房屋的人讨说法,会有吗?当然没有,正如跟强盗要被抢的财物,强盗会退还吗?当然不会。

2018年10月11日,又是一份冷水滩区法院的行政裁定书,强制执行京华中学宿舍区聂华春老师的合法住宅的,转到了我的手中。

我的好奇心作怪,第一时间想知道这份行政裁定书是谁搞出来的,连忙翻看最后一页,不是卞凌峰,变成了潘长文领衔签署……

哈哈,我大笑起来,卞法官终于从头上取下了政府的屎盆子,我们可敬的潘院长,也许鼻子有点炎症,不闻其臭,接过来顶在了自己的头上。

我翻阅着潘长文作出的聂华春的行政裁定书([2018]湘1103行审51号),行文内容与我的没有什么不同,就是把我的信息换成了聂华春的信息,其余的一模一样。

我自己清楚,潘院长一样也是心里有数,这份裁定书(我附在本文后面)是枉然裁定。倘若读者不清楚,可阅读本书《之六十八:冷水滩区法院卞凌锋的行政裁定是违法的(上)》和《之六十九:冷水滩区法院卞凌锋的行政裁定是违法的(下)》两篇文章,自会得出结论,这里不再做诠释。

潘院长枉法裁定,毁灭法律,毁坏司法公正,破坏社会正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25条规定:“法官应当对其履行审判职责的行为承担责任,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和第26条规定的七种必须追责的情形,潘院长所作所为符合第七种情形。

潘院长枉法裁定,不外两个原因:1、潘院长是周永康余毒,本能抗拒中央的司法体制改革;抗拒全面依法治国,2、司法腐败,如果没有“啖之以利”潘院长焉能放弃自己的职业操守和誓言,俗话说:“无利不起早。”

潘院长必须为自己的滥用职权承担责任。

我想,潘院长,你的寿命不会那么短吧!

2018年12月7日,我听说冷水滩区法院一楼大厅有潘院长的照片,只身前来拍照,转过身来发现大厅左墙上挂着法国孟德斯鸠的一句名言:“法律明确时,法官遵照法律;法律不明确时,法官探求法律精神。”(顺便提醒一句,孟德斯鸠是法国人,不是英国人。)

我拍下孟老先生的名言,回家找出潘长文和卞凌峰的《行政裁定书》,两相对照,反差之大,无以形容。我想,倘若死去多年的孟老先生泉下有知,一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即使没钱购飞机票,徒步也会走来中国、走向湖南、走到永州,走进冷水滩区法院,从墙上摘下这块欺世盗名的招牌,砸个稀巴烂。

俗话说:“一粒老鼠屎搞坏一锅汤。”何况冷水滩区法院有两粒老鼠屎,应该说这锅汤早已坏掉了。

我知道冷水滩法院挂上孟老名言的用意:正如常走夜路的人,心里害怕,靠吹口哨给自己壮胆。潘、卞两位不良法官,虽然躲在形如军事重地的门禁后面,逃过了含冤受屈者的正义枪声,但其内心因为良知没有完全泯灭,时时不安,需要一个东西支撑,达到内心平衡,无奈之下,只得挂上这个牌子。

潘长文之流每天上下班,从孟老先生的名言走过,看了几眼,自己给自己洗脑,久而久之,有一种幻觉。以为自己真的“法律明确时,法官遵照法律;法律不明确时,法官探求法律精神。”内心平衡了,从此心安理得,放开手脚,玩弄法律,“司法害民”。

中国有句古话:“人在做,天在看。”西方也有类似的语言,“正义有时迟到,但从不缺席。”我想,当正义来临时,就是中国所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侯没到。时侯一到,一切都报。”

 
 
 
 
责任编辑:老曹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全国

Copyright © 2012-2016 沾化新闻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24898号-1  在线客服:

电脑版 | 移动版邮箱:271904916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