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滨州 热评

山东青岛莱西政法委书记非法拘禁上访致吞铁只杀;为保乌纱软禁家人强行术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沾化人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8-04
摘要:四.坚持上访 不堪回首 我们不服。我和徐洁华于2013年3月30日再次到北京找青岛驻京办蒋局长,但未找到。当天,我俩被带到当地派处所。当天晚上,莱西驻京办工作人员到派出所签字,承诺保证我俩人身安全,将我俩平安送到家。没想到31号早上7:10左右我俩又被
  四.坚持上访 不堪回首

  我们不服。我和徐洁华于2013年3月30日再次到北京找青岛驻京办蒋局长,但未找到。当天,我俩被带到当地派处所。当天晚上,莱西驻京办工作人员到派出所签字,承诺保证我俩人身安全,将我俩平安送到家。没想到31号早上7:10左右我俩又被再次送到了莱西黑监狱,信访局副局长李杰接管。家人知道后,要求见人 。他们不但不让亲人对我们进行探视,还在傍晚时在黑监狱门口指派2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把我俩的家人毒打一顿。我那近80岁的老母亲吴瑞英被四五个人抬出十几米摔在地上昏死过去,徐洁华的爱人孙万国被几个人暴打,昏迷了十几分钟。我俩爱人的头部、嘴、眼、脸都被他们打的有不同程度的瘀伤【有照片为证】。此时,信访局副局长李杰等人,乘车进入大院打掩护。然后,让打我们的那帮人乘机溜走。当即拨打110报警及120求助,水集派出所民警在事发现场,并做了相关笔录。当晚,我们被打的家属由120救护车送至莱西市第二人民医院,由家属自行救治,事后无人过问。
  我俩的家人于2013年3月31日至4月3日几次播打青岛政务在线12345及山东省公安厅投诉电话反映此事。2013年4月3日,我母亲和孙万国到北京青岛驻京办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拘禁的亲人,驻京办开具证明信,回莱西后无人管。
  我和徐洁华在2013年3月31日早晨7:10左右被他们非法拘禁。至晚上22点左右,以李杰为首的几人无故将我俩捆绑、堵嘴,进行殴打。事后将我俩强行抬上面包车,连夜送到平度市昏暗潮湿阴冷的小黑屋里继续非法拘禁。
  在被他们非法拘禁期间,我们不仅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甚至连基本的温饱都无法得到保证,我俩每顿饭只能得到他们吃剩的菜汤和一小半馒头,根本吃不饱;晚上直至凌晨才给被褥,冻得我俩浑身发抖。百般折磨下,导致我患上了阑尾炎,因为疼痛难忍,我只能敲门喊叫,希望唤醒他们的怜悯之心,以求得最基本的人道主义救助,而我的喊叫换来的,只有他们那令人发指的冷漠。后来,他们担心我出现生命危险,于4月3日将我带到平度市人民医院进行了检查【他们刷卡付费】。在被他们非法拘禁期间,徐洁华因为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不堪忍受折磨,绝食了四五天,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畏惧徐洁华求死的决心,强行给她往嘴里灌压八宝粥。
  我和徐洁华在被他们非法拘禁期间,李杰等人百般刁难、挑拨、威逼、利诱我俩在复查复核意见书上签字,要求我们今后绝不上访。要求我俩认识上访是错误的,山东省莱西市政府招待所的分流是合法的。我们对此要求表示反对,并认为上访是我们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正当行为。他们见自己的要求无法被满足,就变本加厉的折磨我们。只要我们不在复查复核意见书上签字,就24小时最大音量的滚动播放信访条例,使我们无法入睡,以达到使我们就范的目的,真是惨无人道。
  五.尊严全无 求死解脱
  我俩在平度被非法拘禁了10天后,因为家人找到了非法拘禁我们的地方,他们遂于2013年4月10日连夜将我俩转到了即墨黑监狱,继续非法拘禁。因为屋内寒冷条件极差,冻得我肠胃炎发作,连上厕所,都不准离开非法拘禁我们的小屋。他们只给一个铁盆,命令我在屋里解决【屋里没有卫生间,装有监控设备】。在被非法拘禁期间,我们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的最基本的隐私都被剥夺了。由于冷炕,不给被褥,我来了月经一天就被冻回去了,腹部疼痛难忍,敲门喊人要求治疗,但始终无人理睬。
  2013年4月11日,政法委书记王旭令到即墨黑监狱告知我们说,“王福考书记对我俩写的保证书不满意【在被逼、被折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写的】,反省不深刻继续关押反省。”。李杰也说不反省深刻是不会放我们出去的。
  2013年4月13日,王旭令又来让我俩必须承认1996年莱西政府分流的会议纪要是正确的。我非常气愤,我俩没做任何违法的事,正当的维权,却遭到了非法拘禁,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所有的人格及尊严被他们残酷的践踏。
  在无法忍受折磨,生不如死的状况下,我于2013年4月13日下午13时,在房间的门上,拽下了3块铁片,割了手腕并随即吞下。其中最大的两块大约长7.5cm,宽2.5cm。吞下铁片后,其中两块卡在食道里,另一块在胃里。我开始口吐鲜血,他们发现后,将我送往即墨市人民医院进行检查。检查后,医院不敢接收。下午15时左右即墨市人民医院120救护车将我转送到青岛401医院。当晚19:10分左右,信访局工作人员李春宝通知我丈夫,并于当晚22点左右将他接到青岛401医院馨康楼7楼胸外科。当晚,莱西政法委王旭令,信访局副局长李杰等十几人全部在场。我的家人要报警,他们竭尽所能极力劝阻,说要私下协商。他们见我的情况十分危急,害怕我一旦出现生命危险会导致无法收拾的局面,因此他们要求家属马上签字做手术。
  因为在收容所已近半月,我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大夫说手术需要开胸,如果手术,风险很大,所以,家人未敢轻易做决定实施手术。因此,我的家人要求在场领导作出承诺,保证我的生命安全,并商讨伤残赔偿、手术后的恢复治疗费用等事项【有王旭令亲笔起草的赔偿协议及录音为证】。当晚,我的家人多次与政法委王福考书记等人协商,最终,他们拒绝了我家人的相关要求。【2013年4月13日晚,他们将我送入青岛401医院治疗,住院所需的4.3万元押金款由他们交付,有收据为证】
  六.为保乌纱 强令手术
  2013年4月16号晚17时,他们将我丈夫诱骗至401医院7楼的会议室,由政法委副书记王旭令等5人在屋里将其看管、软禁长达5个小时左右(其中有4名是便衣警察),其间,我丈夫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当晚21时左右,王旭令告诉我丈夫说将我转至青岛市立医院治疗。我丈夫得知后,要求对我进行探视并向王旭令索要病历,但均遭到拒绝。王旭令等十几人将我丈夫看押并送到401医院门诊大楼外的车上,由莱西城建局李旭“陪同”,将他于当晚23时送回莱西。
  与此同时,王福考指令李杰将我五花大绑在床上,强行转移到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在没有家人签字的情况下,指令医生强行对我全身麻醉实施手术将铁片取出。术后,又连夜将我送回莱西市人民医院眼科病房,并将我捆绑在病床上。由李杰为首的信访人员每天24小时,八人一组轮流看守。他们拒绝我的家人前来护理,并对我进行全方位的人身控制,使我完全失丧失人身自由。
  七.誓死抗争 等来自由
  徐洁华于2013年4月13日下午得知我出事后,非常气愤,不吃不喝,以此表示抗议。他们怕再出现类似事件遂于2013年4月14日上午把她送回家。
  2013年4月18日上午通知我丈夫在莱西市信访局与我见面。我丈夫到达指定地点后,政法委副书记王旭令首先对我丈夫宣读了我涉嫌违法的几大罪状,其中一条便是我以自杀自残相威胁,向政府勒索钱财【具体过程上面已经详细叙述了】。王旭令的说法让我感觉他很可笑,同时也觉得他很可怜,我可怜他已经分不清善恶,可怜他搞不懂黑白。我的种种遭遇,充分说明了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触犯了法律,他们对我们进行非法拘禁并且涉嫌侮辱及故意伤害,却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我,这实在是荒诞至极。
  然后他们将我拉拽到信访局会议室,由四人抬着,后面有警察及其他共计二三十人,场面非常恐怖,令人无法想象。直到4月21日上午才将我解禁送回家。
  八.备受摧残 创伤难抚
  时至今日,因为对我强行进行手术而出现的后遗症,我仍在自行治疗中。王福考,王旭令,李杰等对我俩的残暴行为及精神上的摧残,其阴影至今挥之不去。他们的行为严重践踏了国家的法律、法规;严重侵犯我们的人身权利;残暴的践踏了我们的尊严。非法拘禁给我们造成的身体及心灵上的伤害,是任何赔偿都无法弥补的。他们的所作所为,天理难容。我们誓死要捍卫我们的尊严!恳请正义的力量还我们公道!
  九.法治社会 期待正义
  当今的中国,已经不再是旧社会黑恶势力一手遮天、横行乡里的中国;当今的中国,已经不再是毫无秩序、无法无天的中国;今日的中国,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国;今日的中国,是法制健全、全面建设法治国家的中国。在国家蒸蒸日上,官场风气日益清廉的当下,个别地区的个别官员制造出如此这般不和谐的因素,实乃公务员队伍之悲哀、国家之不幸。
  我不清楚我们的事业编制被非法剥夺并被私相授予他人这其中是否有不可告人的内幕,但是我始终坚信,在“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廉政风暴下,任何腐朽的人员及黑暗的事物迟早都会暴露在阳光之下。我们的上访维权之路虽然暂时遭遇了人为的阻力,但我们始终坚信邪不压正,始终坚信正义之光会驱散蛮横的黑暗!莱西市部分违背公务员宗旨的官员,其藐视国家法律权威、践踏他人尊严的行为,必将受到正义之剑的无情回击。“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我们相信我国的法律一定能够维护正义、消灭邪恶。“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的上访维权之路虽然布满荆棘,但我们追求正义的信念绝不会动摇。我们受侵犯的权利得到维护之时,就是中国法治伸张之日!
责任编辑:沾化人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全国

Copyright © 2012-2016 沾化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鲁ICP备15024898号-1  在线客服:

电脑版 | 移动版